服务热线
(AM8:30-PM20:30)

0745-57033922

怀化小麦加工设备-百家乐网

官网:www.hhjg18.com

联系人:豆师傅

湖南省怀化市正清路

E-mail:hhjg18.com@163.com

中间品使用、产业集中度

日期:2018-11-28 点击次数: 来自分类:行业新闻

早在18世纪,亚当·斯密就在其著作《国富论》中指出专业化和更为细致的分工是效率提升的重要途径。钱纳里等基于多个国家工业化发展经验总结道,“工业化期间,中间投入品的变化是一个尤为重要的观察指标,中间品在生产中的使用增加意味着生产的专业化程度和产业联系的复杂度都在提升。这种发展趋势是工业化的确定性特征之一”。由此可见,中间投入品在产出中的占比增加是分工更趋专业化和效率提升的重要标志。
 
根据投入产出表[19],可以算出制造业分行业的中间投入品在该行业产出中的占比。结果显示,各细分行业的中间品投入在产出中的占比均有不同程度提升。即使是在工业化高峰期之后,工业部门中间品投入占比不断提高的势头也未曾改变,表明工业部门的专业程度还在不断加深。加总的制造业中间投入品在总产出的占比从2004年的0.735上升到2014年的0.783。
 
低效企业淘汰出局,行业集中度上升。行业集中度上升背后可能有两种力量发挥作用:一是市场优胜劣汰的“无形之手”,二是政府行政干预的“有形之手”。对此,本文认为前者应该是主因,原因如下:第一,行业集中度的上升是趋势性的变化,并非短期现象,并且加速提升阶段发生在2000年前后,当时并不存在明显的大规模行政干预。第二,一系列研究企业TFP(全要素生产率)的文献结果发现,2000-2010年间,中国企业行业集中度的上升背后效率改善是主因。例如:李玉红等利用2000-2005年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微观数据发现[20],以企业优胜劣汰导致的资源配置效率改善是中国TFP提高和行业集中度上升的重要因素。此外,毛其淋和盛斌利用1998-2007年中国制造业企业微观数据考察了企业退出的具体机制,他们发现退出企业生产率不仅在当年低于存续企业,而且在退出前若干年就表现出相对低效,这一现象被作者称为退出企业的“死亡阴影”,表明这些企业是因为自身效率低下而退出市场,而非外生因素。[21]同时,作者还发现存在显著的市场选择效应,这一效应一方面会促使低生产率企业退出,另一方面有助于新企业在进入市场后通过“干中学”迅速提高生产率。这些研究都表明所观察到的企业进入、退出和行业集中度提升等现象背后主要还是市场的“无形之手”在发挥作用。
 
市场竞争意味着“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企业进入、退出和行业集中度上升的同时行业资源配置效率也得以优化。工业化高峰期之后,中国工业部门需求有所疲软,同时行业格局面临“大洗牌”,大批低效企业被淘汰出局。华泰证券报告以A股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口径计算了CR8指数[22],据此将产业市场结构粗分为寡占型(CR8 ≥40%)和竞争型(CR8<40%)两类。其中,寡占型又细分为极高寡占型(CR8 ≥70%)和低集中寡占型(40% ≤CR8<70%);竞争型又细分为低集中竞争型(20% ≤CR8<40%)和分散竞争型(CR8<20%)。结果显示,相较于2010年,2016年一级行业中极高寡占型行业数由6个提高到9个,低集中寡占型行业数由10个上升至15个。相反,竞争型行业数量由12个锐减到5 个,低集中度行业数量锐减。采掘、纺织、通用设备制造等行业出现了大批企业退出的现象。


上一篇:启动“保价”计划

下一篇:出口产品复杂度、出口增加值率


TAG: